【台灣/感染者安就養】141219 中央廣播:雙北安養機構 9成2拒愛滋感染者入住/權促會新聞稿:架空的權利 愛滋患者安養照顧的天梯
2014-12-20
【台灣、國際/宗教裡的同志】141217 蘋果日報:世人皆是罪人,但同志不是罪犯/141217 TVBS:14歲少女公園輕生 只因害怕出櫃
2014-12-20

【台灣/感染者安就養】141219 風傳媒:「我們也是人」愛滋病患家屬現身談安養困境/ 權促會影片《他是我父親,他是愛滋感染者》逐字稿

SongYY說明: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下稱『權促會』)於12月19日召開記者會,由東吳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鍾道詮進行「愛滋感染者受侵權調查」調查結果發表,本項調查目的是呈現台灣愛滋感染者「此時此地」的真實生活問題,由權促會進行問卷調查。此外,現場也首播「他是我父親,他是愛滋感染者~一位女兒為愛滋父親尋找安養機構的心情分享」影片,以及由秘書長林宜慧發表年8月間,權促會針對雙北地區318家公私立安養、養護照顧型機構是否接受愛滋感染者申請入住的電話訪查結果;後兩項發表,清楚呈現了感染者進入安就養機構的障礙與困境。

感謝權促會同意轉貼記者會完整新聞稿,由於文長,特將記者會相關新聞與新聞稿分成三篇轉載,另兩篇分別呈現「愛滋感染者受侵權」調查結果以及「感染者安就養困境」調查結果,敬請參考。


「我們也是人」愛滋病患家屬現身談安養困境

2014年12月19日 風傳媒 記者 周怡孜

「他是我父親,他是愛滋感染者。」愛滋病感染者權益促進會今(19日)召開記者會,公布2014年台灣「愛滋感染者受侵權調查」,並發表一段影片,由愛滋病感染者家屬Z小姐現身說法,訴說在協助父親(感染者)安置的過程中,種種不公平待遇。

「我們也是人、我們也是病人」

「就這樣拒絕,我會覺得蠻受傷的。」Z小姐說,自8月以來,她一共尋訪了10多間安養機構,其中,雖有4間表示能夠登記,但Z小姐在登記過後,便再也沒有收到任何消息,「這跟直接拒絕也沒有什麼太大兩樣」。目前,Z小姐只能自行將父親交由看護照顧。

「我會覺得說……他們是醫護人員都不了解這個病,那更何況是一般的民眾。」Z小姐說,目前父親的意識還很清楚,只是無法下床與自理,但若到了後期,真的意識不清楚,且她也無法再繼續負擔龐大的看護費用時,這樣勢必要將父親送到安養機構去,「所以我一定要先找好」,因為「那一天什麼時候要到來,沒有人知道」。

雙北9成安養機構 拒絕愛滋病患

根據愛滋病權促會公布的調查報告顯示,近2年內,曾有就醫相關受侵權經驗的感染者,共有484人,佔48.35%,幾乎每2人中就有1人遭遇過不平等對待;而其中,更有293人因罹患愛滋而減少其他疾病的就醫。

另外,有39.26%的受測者表示,過去曾在自身不知情或不同意的狀況下,遭到警政獄政或役政人員將個人感染愛滋事實告知他人;而在安置方面,報告更指出,雙北地區的安就養機構有92%「直接拒絕」愛滋感染者;就業、親密關係及生育等方面,更有感染者被迫「主動」放棄權益。

愛滋病權促會認為,政府應為愛滋病感染者訂定相關政策,來保障他們的權益。Z小姐也說,希望政府能更加重視患者及家屬,她另呼籲,有相同感染愛滋的家屬,應一起站出來督促政策推動,去改變真實的狀況。

新聞出處: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news/detail/d9fd043c-876d-11e4-adc2-ef2804cba5a1/?uuid=d9fd043c-876d-11e4-adc2-ef2804cba5a1


他是我父親,他是愛滋感染者

一位女兒為愛滋父親尋找安養機構的心情分享影片逐字稿

影片製作與發表: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2014年12月19日)

感謝志工S與志工Nick協助



訪談人: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社工專員
Z小姐:愛滋父親的女兒

去年發現感染

訪談人:什麼時候知道爸爸的狀況?

Z小姐:你說他這個病嗎?

訪談人:對

Z小姐:應該是…去(2013)年的農曆過年前,因為他一直頭暈,又查不出原因,所以就到了一個檢驗所去做檢驗,那個檢驗所喔…就是多檢驗了這個(愛滋)項目,那很快的…相關單位就打電話來。

尋找安養機構

訪談人:爸爸發現之後,就直接面臨到需要安置了?

Z小姐:一開始是吃藥,那是一直到他今年中秋節的時候住院,進去之前是能走路的,可是住了一個多月就完全不能走路。

醫生告訴我們,我們的條件不符合申請外籍看護。那就會想說,那我是不是就應該要…除了不能請外勞,那我就一定是請台灣的,可是請台灣的看護,一個月將近六萬塊,開銷很大,就會想要說,可以再找一些安養機構,所以才會去找安養機構。

因為我有朋友剛好是在安養中心工作,我有直接問他,他說你不用問一般私人的,一般私人的絕對不收(愛滋感染者),你要問就是政府單位、公家單位。

訪談人:那後來處理的狀況呢?

Z小姐:後來我就打電話,因為他總共報……台中有一個叫1288【按:1288是中華電信提供的104查號進階服務】的嘛!1288他就會告訴我台中縣、台中市…縣市的範圍很大,包括彰化、南投,直接中彰投很大,他把十幾家的安養機構告訴我,我就把他抄下來,一一打、一一打,結果只有四家,他(這四家機構)沒有馬上拒絕我他是告訴我說,你可以來登記,可是這四家…我要告訴你這四家的名稱嗎?

訪談人:沒關係。

Z小姐:那這四家其中有一家距離我家比較近,我確實有去登記,可是沒有下落。後來我跟社工有…我才發現說其實他只是沒有直接拒絕我,那他叫我去登記,實際登記的結果應該也是他是不收的,所以確實我們有去登記…他也確實也都沒有打電話來,所以那個社工講的是對的。

訪談人:所以一開始就有跟他說爸爸的狀況?

Z小姐:對!因為我覺得要事先告知,因為他跟我們叫救護車都要事先告知,那尊重醫護人員嘛,對啊!所以我們都是很直接告訴我們有這樣的病患,那不曉得你們這邊有沒有病床,他馬上都是…一般的都是馬上說「喔~我們沒有收愛滋病患」。

訪談人:直接就用…

Z小姐:就拒絕。

訪談人:用這個理由(沒有收愛滋病患)就直接拒絕。

Z小姐:對對。

訪談人:那你當下你聽到的感覺是什麼?

Z小姐:我會覺得說…他們是醫護人員都不了解這個病,那更何況市一般的民眾,他(愛滋感染者)的照顧跟一般的民眾其實並沒有什麼兩樣啊!只是…可是醫護人員可能會…接觸到這…如果要侵入性的…治療,或者是護理嘛,那你又不可能跟我爸爸發生性關係,不是嗎?對啊!所以這個很基本的常識他們都不了解,就這樣拒絕,我會覺得蠻受傷的。而且也是不公平的待遇,我們也是人耶!對啊!我們也是病人耶!對啊!

訪談人:所以總共前後你大概,就是花了多少時間跟多少間的養護機構去協助安置這一塊?

Z小姐:蠻多的。

訪談人:所以前後大概問了多少間?全部加起來的話。

Z小姐:十幾家。

(漸層黑畫面)

Z小姐:爸爸現在意識還很清楚,他只是不能下床、不能自理,可是如果到後期他真的意識不清楚了,那我們經濟上也沒辦法負擔這麼大的費用的時候,勢必一定要到安養機構去,所以我一定要先找好,不然那一天什麼時候要來,沒有人知道。

沒有機構願意收住,目前的處理方式

訪談人:爸爸現在,家裡面是怎麼去協助父親在需要安置的這一塊?現在的處理方式是什麼?

Z小姐:目前的話,就是請到一個台灣的、60幾歲的(看護),他照顧病人有十幾年的經驗,那我事先告訴他就是愛滋病,看他願不願意。那所以他跟我爸爸就是住在山上,那照顧他的所有生活起居,那我的部份就是協助看病啊、買物資上去。

訪談人:這樣每個月的花費大概是?

Z小姐:六萬多…(僅看護費用)。

訪談人:六萬多?

Z小姐:對啊!一年算來…嚇人咧!

安養機構拒絕的理由

訪談人:因為前面你有提到說,在入住機構的時候,他們有一些人是直接跟你說我們不收愛滋病、感染者…

Z小姐:對。

訪談人:那有其他(拒絕)的理由嗎?

Z小姐:沒有!都是直接拒絕。

訪談人:十幾間都是這樣拒絕?

Z小姐:對!那有四家是說,你可以來登記,你可以來登記喔!可是我們真的去登記,他也沒有打過電話給我們啊!這跟直接拒絕也沒有什麼太大兩樣啊!

訪談人:大概過了多久?

Z小姐:喔…很久了啊!今年四月份到現在啦….【按:後來與家屬求證,實際登記時間為八月】。

對政府的希望

訪談人:那你有沒有希望政府能夠幫忙家屬在安置這一塊?

Z小姐:當然啊!

訪談人:提供什麼樣的資源或是他們可以改變什麼?

Z小姐:就你所知,政府是有發文給這些單位,規定他們要(不能)拒絕的嘛!

訪談人:不能拒收。

Z小姐:對啊!那他們拒收的話,我們家屬…應該是我要問你們(政府),我們家屬可以怎麼樣去爭取吧!所以你看,規定是他們要收,可是實際上他們大家都不收,那我們家屬莫可奈何啊…

為什麼願意受訪分享?

訪談人:就是在這一塊的話,是什麼樣的動機、或是什麼樣子的原因跟狀況會讓你想要出來,就是接受我們這個小小短短的訪談?

Z小姐:因為我覺得一定要讓更多人了解這個病,那這樣對愛滋病患跟家屬的壓力會比較小,那這個東西很簡單,就是宣導。對!我們政府宣導的不夠,那宣導就再往前推,就是政府單位的部份,政府的法令啦、或者是有沒有重視,如果他要…他法令有規定那…重視,那很多人…很認真的去推,這樣一個環節一個環節上來其實就ok了。

訪談人:所以你會其實你會希望遇到相同情況的感染者或家屬,都希望一起能夠把這些事情繼續的往上…

Z小姐:推動。

訪談人:去改變真正的狀況是什麼。

Z小姐:對對對!一定要是要這樣子,否則就像我們剛剛說的,他拒絕我,可是我不知道我要怎麼樣告他,不知道我的權利我要找誰、我要用什麼方式去得到我該得到的權利,一般民眾一定是不了解的。

〈 結束 〉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