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第一手的男同志生活情報_我參加的那場同志運動,阿廷
2022-09-15
受保護的內容: 給你第一手的男同志生活情報_異男教練的愛滋劇場行動,阿飛(密碼為演出日期)
2022-10-12

給你第一手的男同志生活情報_有病的導演,季鋼

#給你第一手的男同志生活情報  

 

每個故事都是開始於一個平凡的身份

但與愛滋產生關聯後日常卻再也不日常了

那這樣的活著又具有怎樣的意義….呢?

 

|三八G的尬聊時光_有病的導演,季鋼|

Q:今年怎麼會有機會跟感染誌合作一系列活動及演出?

2019在台北當代藝術館與感染誌共同舉辦過

愛滋主題的《瘟疫的慢性處方》視覺藝術展覽

(展覽詳情請見詳細內文)

雖然這樣的主題在歐美國家相對常見

但確是台灣的第一次

而當時的策展人也是藝術家劉仁凱

更是我駐村時的重要夥伴

這讓我有機會在閉幕的時候進行一場現場演出

就在這個場合遇見了感染誌的夥伴

 

因為這樣的機緣,

感染誌提出他們收集了許多與感染者有關聯的故事

是否有機會可以透過有別於展覽的方式進行演繹

所以才有了今年的一系列活動及年底的演出

 

Q:對於參與”Rx: still life|愛滋劇場行動“,你有想向大眾說些什麼嗎?

與其是要跟社會大眾說什麼

還不如說真的沒有要說什麼

 

目前感染誌收集來的故事

可能來自感染者自身、感染者家人、朋友或是…

但這些文字都沒有想像中如八點檔般的戲劇化

頂多就是一些人的日常生活

但稍微設身處地想想~也就因為這中間跟愛滋產生了關聯後

原本的日常就好像不再那麼日常

 

舉例:如果你今天跟朋友一起共食一個蘋果、同喝一杯飲料

這在日常是多麽稀鬆平常的發生

但如果你是跟感染者一起

那…..會有哪些心境上的轉折呢?

對分食的朋友會有不一樣的感受嗎?

對感染者是否也有需要克服的部分?

 

所以我才說

與其想要透過這整個計畫跟社會大眾說些什麼

還不如讓大家了解感染者在日常會遇到的問題

感受到感染者與其身邊的人可能會面臨的處境

讓感染者也有機會透過書寫吐露自己的心聲

之後在劇場裡藉由表演的創作坦白出來

Q:過程中你最享受的部分是?

我一直都很享受排練的過程

能創作對自己來說一直是件快樂的事情

 

我把創作當作是一件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這個前提下

每次演出的主題必須要自己有感、有興趣有意識的..

 

 Q:這齣愛滋劇場行動裡,你覺得最難處理的部分是?

最難處理的部分不是創作本身

而是感染誌需要接受我很多任性無理的提議~哈哈

但我想說的是…

一般的劇場演出首要考量就是票房收入

這也會關係到前期能動用到的製作成本

但這次跟感染誌的合作

我有提出希望票價不要成為進劇場觀看的那道牆

雖然我還是很在意票房收入

但我更想透過這次的演出、發表

讓更多人可以接觸愛滋議題

讓更多想了解、想多聽聽看的觀眾

有機會一起進到劇場來觀看演出

 

所以目前我們只能試圖在前期多拉贊助、找補助

但仍然無法保證這樣做能補足多少資金的缺口

所以我覺得最困難的部分是

現實與理想之間目前還存在著許多為難吧!

 

Q:你會怎麼跟大家推薦愛滋劇場行動”Rx: still life|愛滋劇場行動“?

我會覺得…

如果是期待看到高潮迭起、驚心動魄的故事

可能要失望了!

我們想呈現的其實是每一個人的日常

在這個日常裡我們各自安坐在一個平凡的身份裡

怎樣生活、怎樣活著

那這活的生活,又是什麼樣意思呢?

 

感染誌 Rx: still life 募款持續進行中

投入捐款讓我們能無後顧之憂地向前

捐款支持 Rx: still life :https://neti.cc/OJPzYbn

企業贊助填表:https://forms.gle/K2cWUJL11vbZS4Cy7

缺一不可,趕快動起來!

—–以下是私密話題——-

Q:你的第一次經驗?

第一任男友是在高中時交往的

過程其實非常離奇

跟自己很要好的學長希望撮合我和他的gay網友

當時的自己還是個窮學生

只能利用到網咖的時間

用yahoo即時通跟對方聊天

最後也靠著在火鍋店打工一小時70元

慢慢存到車資才能見面

見面後對方問了自己要不要交往

當下我也順勢就答應了

 

Q:如果有機會你會想變成異性戀嗎?

對我來說就情感上面

我並沒有只能愛單一性別

我覺得自己既可以愛男生也可以愛女生

我就是個很愛人類的人~哈哈

不過如果要說到慾望

那現階段就只能對男生身體勃起吧!

 

說真的,自己現在生活得很自在

所以沒想過變不變的問題~

Q:去過發展場嗎?

當我還在唸大學的時候

當時師大還沒有性別相關的社團

我們一群同志非常羨慕台大有GC

所以想私底下想成立地下性別社團

為此我們還一起跑去已經結束營業的三溫暖Aniki

一群小gay / 劉姥姥們進到大觀園

心裡不時有種終於看到書本上描述的場景

真實在自己眼前上演的感覺

 

Q:你遇過最瞎的約炮經驗?

有遇過照片跟本人不一樣的經驗!

我一直以為自己應該不會遇到這種狀況

記得那次約到對方家後直覺哪裡怪怪的但又說不上來

就在去洗澡的時候滑開交友軟體

才確定原來是對方用假照片

洗完澡後

自己還直接詢問對方為什麼要用別人的照片

接著生氣地離開

 

其實我生氣的點是被欺騙

畢竟我都用自己的照片在行走江湖..

 

Q:最獵奇的做愛地點?

某次跟學長在師大約會

我們一路邊走邊聊

就這樣散步到了操場

師大操場的司令台旁是觀眾席

就在微弱的燈光下

手腳不安分了起來…..哈哈

 

補充資料:《瘟疫的慢性處方》視覺藝術展覽

https://www.mocataipei.org.tw/tw/ExhibitionAndEvent/Info/瘟疫的慢性處方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