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活動側記  /   【側記:男同志的身體故事-爽歪歪系列講座】

【側記:男同志的身體故事-爽歪歪系列講座】

文:索索(熱線愛滋小組義工)

時間:2021/10/2(六)
分享:汪汪、戴丹尼、阿sir
主持人:實習仙女俏奶媽

對於身材的執著及高標準一直是男同志社群的特殊現象,也是許多男同志的焦慮來源。2020年熱線愛滋小組的網路調查,在385位男同志中,超過九成的受訪者有程度不等的身材焦慮,對自己的身材平均只給5.2分(滿分10分);熱線經營的爽歪歪YouTube頻道也推出了「Over My Gay Body~男同志身體意象訪談」影片,邀請不同身體樣貌的男同志談論這個議題。愛滋小組在10/2「男同志的身體故事」講座延伸此概念,邀請三位男同志來分享各自的身體故事。

三位分享者的身體樣貌及生命經驗皆有獨特性。汪汪一向自認肉胖身型不受喜愛,不過也曾被嫌棄為不夠胖又不夠瘦的「四不像」,一度找不到自己的定位。較年長的阿sir年輕時花了較多時間在自我認同,直到後來有機會認識其他同志,加上「熊」的概念在台灣開始普遍後才知道自己是猴喜熊;但卻又苦惱於在男同志熊圈的「熊喜熊」趨勢下,自己機會不多。丹尼身為空中特技舞者,了解自己的身型可以帶來一些社會紅利,但同時也常被誤認是高冷的人,或擔心別人只看到身材,忽略自己的表演藝術性及其他特質。

三人都曾為了身體議題做過不少努力。汪汪曾多方嘗試卻無法有效減肥,也考慮過往熊的方向發展,但後來發現熊的定義因人而異,始終無法找到一個方向能夠完全符合每個人期待的熊樣。阿sir同樣曾研究是否可能改變身型成熊,但有經驗的朋友告訴他,必須24小時都要維持飽足感持續數月甚至數年(光聽就覺得有點嚇人);雖然研究後放棄變成熊,但天生吃不胖的他,一吃得少就焦慮,心情總是跟著體重升降而起伏。丹尼從高中起就著迷於Tom of Finland畫中的男體樣貌,後來開始上健身房並維持精實身形至今;不過過程中需要極嚴格地控管飲食(會帶小秤出門量食物!),訓練完深夜回家時也常感到焦慮甚至憂鬱。

汪汪至今依然不那麼喜歡自己的身材,但也開始接受自己的不喜歡。儘管無法持續運動,但也會思考如果真的減肥或變壯了,別人喜歡的是真正的自己,還是這個身材?即使現在不是自己最喜歡的身形,但自己還有其他特質可以獲得他人喜愛。阿sir同樣學著放過自己,現在已不太在意身材,運動也以健康為主,加上現在有交往對象,知道有人愛自己有助於提升自信心。丹尼經歷過自我高要求帶來的掙扎,今年的COVID-19疫情反而讓他找到一種平衡,不再因為沒上健身房而強烈焦慮,未來期望能在健美和空中特技之間找到平衡,並且期望別人看到自己的不同面相。

面對觀眾的提問,三位分享者也提供了不少建議或想法。首先我們可以用正面表述取代負面表述,例如稱讚自己偏好的身材,而非貶低自己不喜歡的身材。另外不妨多花時間與自己相處與對話,每天說服自己性感總有一天會真的相信自己性感。尋求外界支持也相當重要,務必找到相互支持的同溫層。最後可以花點時間找出自我厭惡的真正原因,嚴重者請尋求醫療或心理專業協助。會不會被愛和身材沒有絕對關係,就像汪汪說的,還是會有其他特質可以獲得他人喜愛的。

作為這場講座的負責人之一,我在籌備過程中曾因講座方向不確定等因素多次感到焦慮及疲倦;但主持人和三位分享者的好表現及真誠分享令人既放心又感謝,打破了線上講座的距離感。看到聊天室裡觀眾們的熱烈回饋覺得好感動,有點想起當初製作影片的初衷。我們知道不可能單靠一支影片或一場講座,就消弭所有的刻板印象及集體焦慮;但如果能夠稍微打破一點主流和非主流的界限,讓一些焦慮獲得同理,讓多元身體的概念更被人看見,那就是最棒的收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