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過年與同志】150217 新新聞:過年不再矯情 有情人過年都一樣
2015-02-21
受保護的內容: 【感染者故事/伴侶】150227 相異伴侶故事
2015-02-28

【中國/感染者與過年】150222 文匯報:愛滋公寓裡的年味

中國鄭州愛滋公寓創辦者程帥帥,圖片取自人民網

愛滋公寓裡的年味

2015-02-22 文匯網訊 記者 劉蕊 靳中興 鄭州報導

年,對大多數中國人而言,意味著歡聚團圓。而對於位於鄭州的愛滋公寓裡的人來說,年是「同病相惜」,是「坦誠相待」,是『共同面對未來」的一份希望。

在這裡,他們不用避諱自己的「愛滋病人」身份,更不用面對鄰居甚至是親友異樣的眼光。

在這裡,他們一起包餃子、一起做飯,閒聊的話題是分享各自的抗愛滋心得。「據說,古時候『年』是一種怪獸,每到除夕就出來傷人害命因此以前『過年』也叫『熬年』。就是要把『年』這個怪獸給熬過去。我們得的愛滋病也像這『年』一樣,我們要把它熬過去。」一位病友感歎道。

愛滋公寓裡的年味

華燈初上,萬家團圓,正是一年中最喜慶的時節,鄭州市愛滋公寓的主人程帥帥和他的家人正在租來的愛滋公寓裡為遠道而來的愛滋病感染者張羅年夜飯。原本素不相識的「病友」專程趕來,只為這頓特殊的晚餐。

在愛滋公寓裡過年的有一位因感染愛滋病而被迫離婚的女性,她叫阿榮(化名)。因為老家習俗,離婚的婦女在年三十晚上不能在娘家,「無家可歸」的她選擇了愛滋公寓;也有兩個是在外地打工的朋友,因為患病被家人拋棄,在除夕之夜不想繼續漂泊,就在這裡棲身;還有在鄭州做生意的個體戶,同樣在一年中最特殊的日子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

提前幾天準備好的肉和蔬菜,餃子麵粉和壓搾油,在此時變成了噴香的美味,平時瀰漫在「愛滋公寓」裡令人窒息的絕望消失殆盡,團聚的「病友們」此時意識他們的的確確還生活在充滿溫情的人間,並一致對愛滋公寓生出感激。

病友如家人

阿榮說,這已經是第二次在愛滋公寓過年了。「丈夫因為我得了這個病跟我離婚了。老家又有規矩說,出嫁後的閨女不能在娘家過年。幸虧還有愛滋公寓這個落腳的地方。不然看著別人都團圓,自己心裡真不是滋味。」

現在阿榮已經成了愛滋公寓的一名常駐成員。「平時幫忙打掃打掃衛生,做點雜活。」今年公寓的衛生就是阿榮打掃的,「掛上中國結、貼上福字,房間裡裡外外全都打掃清洗一遍。就像在自己家過年一樣。」當然,最重要的一樣東西不能忘記,就是給病友們的藥箱。阿榮說,愛滋公寓的」主人」程帥帥從來沒有嫌棄過自己,一直把自己當成自家人。

阿榮說,剛得了這病覺得生活沒了盼頭,「哪有心思過年啊?」可是現在阿榮不這樣想了,「『年』不就是個怪獸嗎?中國人為了驅趕這個怪獸,每年都要鬧出這麼大動靜,還這麼歡歡喜喜的。大家『熬年』都熬了這麼長時間了,我怕什麼呢。」

愛滋公寓的「90後」主人

這已經是程帥帥第二次在愛滋公寓中過年了,2013年春節,他們也曾經和愛滋病感染者相聚在除夕之夜。

2013年的春節讓程帥帥永生難忘。因為那是第一次自己的父母、姐姐都來到愛滋公寓陪他一起和愛滋病友過年。「有了父母家人的陪伴,讓我覺得做愛滋病志願者工作再無遺憾。」

那也是程帥帥第一次在外過年。父親還主動陪著他到鄭州六院給病患和家屬送豆漿,通過給住院的患者免費派送豆漿的方式宣傳「愛滋公寓」,以期能有更多的人關注、正視這種疾患,也讓更多的人知道「愛滋公寓」。

程帥帥的母親那次和病患家屬一起,年二十九一天,他們包了五百多個水餃,在大年夜分發給不能回家的病友們,讓他們也能吃上一碗熱騰騰的水餃。

和水餃一起被送進醫院的,還有紅彤彤的「福」字和紅包:「福」字由一位在鄭州古玩城做書畫生意的熱心網友提供,張貼在病房門上,意在討個好綵頭;紅包也是網友提供,每個二十元,雖然不多,有愛滋病人表示他是第一次領到紅包。

今年春節,他的父母提前為他們準備好了豬肉的菜蔬,還有一些志願者提供的麵粉和糧油。「只要跟家人在一起,在哪裡都是過年。」程帥帥的父母這樣告訴記者。

愛滋公寓

1990年出生於駐馬店新蔡的程帥帥10歲的時候就知道了愛滋病。他上學的學校距離當地的愛滋病村只有一條護城河的間隔,使得他對愛滋病從小有巨大恐懼,甚至路過愛滋病村的時候都不敢呼吸。班上有不少來自愛滋病村的學生,也受到了同學們也一致疏遠。

但是,大學期間一次暑期志願者的經歷讓他對愛滋病人的看法大大轉變。大二暑假,他參加了一次探訪愛滋家庭的公益活動,通過實地瞭解,他發現愛滋病人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有愛滋病感染者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十幾年,並沒有傳染給其他人。而且,愛滋病人如果按時服藥、積極面對,生活狀態和壽命都可以像正常人一樣。「愛滋病已經不像10年前那樣是世紀絕症了。」程帥帥意識到。

他畢業前的一次實習經歷,讓他下定了建「愛滋公寓」的決心。2011年末,已經大學四年級的他在漯河市臨穎縣人民醫院做志願者,幫5個病重的愛滋病人籌款。在醫院期間,他看到患者家屬沒地方住,和病人擠在一張床上,或者乾脆趴在床邊,他就打算組建一個公寓,給愛滋病人和家屬提供一個臨時落腳和休息的地方,也減輕他們經濟上的負擔。他把地點選在了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附近,同時這也是河南省定點治療愛滋病的醫院。2012年夏天,大學畢業後,他就和朋友拿著8000元的積蓄,在那裡租了一套房子,成立了「愛滋公寓」。

在「愛滋公寓」成立之初的三個月裡,他們換了6個地方,一旦房東知道了公寓裡來客的身份,就勒令他們搬出。不過最近「愛滋公寓」已經穩定了很多,大家對愛滋病的看法也在逐漸改變。最近一次搬家,是因為有時候入住的愛滋病人太多,最多的時候一次達到10個人,房間太擠,吃飯都成了問題,他們主動搬出。

和愛滋病人相處能轉變意識

從對愛滋病人充滿恐懼到願意生活在一起,程帥帥對愛滋病看法的改變源於實實在在的接觸。他認為,只靠宣傳和知識傳播是無法改變社會對愛滋病的看法的。

針對愛滋病人在治療其他疾病時被普通醫院拒診的問題,他認為這是一種歧視,是對愛滋病的一種誤解。實際上,愛滋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只要在對感染者診斷時採取一般性的防護措施,比乙肝等其他傳染病還容易預防。

他說,愛滋病病毒很脆弱,手術刀上的愛滋病毒用自來水沖一下即可沖掉,相比之下乙肝病毒卻必須用酒精配對才能殺死。因此,他呼籲一般醫院能對愛滋病患者一視同仁。

新聞出處:http://news.wenweipo.com/2015/02/22/IN1502220049.htm


延伸閱讀

【感染者故事/家庭】140120 陳伯杰:﹤感染者教我的事 ﹥過年

近期推薦

【精選/愛滋電影】150211[波波看電影X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愛滋電影:汙名依然存在
1423664822-2823639316
【短片】太有事!光是食物不用人也能拍成限制級G片?! –菲律賓宣導短片 FOOD PORN
FP01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