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名家/觀點  /   給你第一手的男同志生活情報_只有維尼

給你第一手的男同志生活情報_只有維尼

#給你第一手的男同志生活情報  


前任理事長來爆料

想知道在國外企業與本土企業有哪些不同的文化嗎?

擔任熱線理事長期間~又有哪些心得呢?

本篇有許多 #私密的 #不為人知的 #無法啟齒的 全部一次大公開~~ 


|三八G的尬聊時光_只有維尼|

Q:待過的國外企業有哪些員工福利是讓你印象深刻的?

員工假期很有彈性!

記得2001政府將一些國定假日改成只紀念不放假,

當時服務的外商公司仍然維持提供假期給員工但也增加更多彈性,

紀念日當天有需要對外溝通聯繫的員工可以選擇正常上班,並將假期另外排定,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當天直接放假。


Q:相較於在國外上班跟國內有哪些企業文化上的差異?

我覺得企業文化不僅是跟國家有關,也跟單位主管的管理風格有關,

我自己在台灣公司遇到的主管有些是比較西式作風,

管理上其實跟在跨國公司沒有太大差別。


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 #打卡

曾經在竹科某家公司服務時,

當時如果一天打卡上班的時數不足八小時,人事系統會要求員工一定要請假。

但如果一天上班超過八小時,人事系統卻又沒有自動計算成為加班。

跟主管反應過後,也只得到公司因為廠辦合一,

人事系統比較沒彈性,希望我見諒。


這點讓身為員工的我 (也許只有我吧) 覺得公司只想要不吃虧,

針對反映的內容沒有想要去思考改進,很可惜。


Q:與外國同事相處時,那件事情是你覺得需要花時間適應的?

我自己覺得其實外國跟本國同事不見得有很大的差別耶(>д<)

在大公司大家都是對著自己設定的目標前進,

只要雙方有同步 (align),

ヽ爽編(゚∀。)ノ依林新歌跳起來~~抱歉!離題惹


我覺得其它就沒有特別需要去適應的。

彼此有衝突的時候,壞人也是不分本國、外國人的(^_っ^)

|爽編∀゚)你這賤人就是矯情~~抱歉!又離題惹


到是有件印象很深刻的事,

當時歐洲辦公室的同事,

在暑假時間會有一個月的假期,

雖然假期期間公事仍然會維持運作,

但整個步調會慢一些,這真的很有趣!


Q:你覺得台灣人在國外企業工作的優勢是什麼?

優勢都是相對的,

如果是跟其他亞洲國家人比,我覺得沒有耶=”ω”=


但如果是跟一些歐美同事比,或許數學能力比較好ʕʘ̅͜ʘ̅ʔ

不過現在大家都很熟悉excel等各式各樣的工具,

我覺得差距就查覺不出來了。


Q:對你而言,熱線的那項服務是你覺得很重要的?

我自己覺得熱線的服務對於社群而言沒有不重要的(^_っ^)

#這幾年跟國際其他組織進行交流與合作很重要,

婚姻平權運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與同婚合法化國家的組織交換意見、共享資源,

與尚在推動中國家的組織進行經驗分享、啟發各國走出自己的路,

不僅讓台灣的民主自由被更多人看見,

也讓台灣的經驗成為其它亞洲國家的參考。

Taiwan can help in many ways!


Q:怎麼會想接任熱線的理事長?

我是2013年中到2017年中擔任過兩任熱線的理事長。

當初是覺得自己在商業領域學到的一些方法,

以及在國外念書之後變得不怕講英文(*^ー゚)b

有機會可以為熱線在組織營運上帶來改變才決定接任。

———–以下是私密話題———–

Q:你的第一次?(可以是情感啟蒙或是任何害羞的第一次…)

我的初戀比很多人都晚,是大三下學期的時候。

當時在BBS (天啊,好古老( ́இ\\\д\\\இ‵) 認識了同校機械系的同學,

算有共通的興趣,在網路上也聊得來,後來就在一起了。

但整個初戀只維持了幾個月,就結束了。

後來想想自己當時對於戀愛這件事很衝動,

也有太多不切實際的幻想才會導致分手。


Q:曾經去過哪些同志交誼空間?有什麼感想?

我剛開始接觸社群的時候,除了去過現在已經停止營業的funky外,

也常常會跟朋友一群人去228公園,

那時候大家會一群人聚在荷花池附近聊天。

後來單身的時候 (2018左右吧)也有再回去逛逛,

我記得有一次在那邊遇到一個也是住永和的人,

聊到很晚還一起騎ubike回家,是一次很有趣的經驗。


我是覺得~不管交友APP怎麼發達,

那種想要跟人面對面見面,

甚至可以發生身體上關係的需求還是很直接的。

Q:遠距離的交往過程中,你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最主要就是 #時差

我覺得雙方要好好講話都得要預先約好,

不然很常發生你有空的時候,

對方在忙甚至已經睡覺了的情況。

另一方面,出國的人會經歷一段生活的變化,

待在原地的另一半有時候是很難體會與理解的。


我的某一任在我研究所一年級升二年級的暑假去美國讀博士班,

當時我們常遇到他打給我的時候,我也在忙自己的事情,

或是描述在美國的遭遇,我也聽得懵懵懂懂,答不上甚麼話,

所以常在他最困難的時候無法直接給予心理上的支持,

現在想起來會對於當時的狀況感到抱歉。


後來在我研究所二年級的聖誕節,自己飛去美國找他,

到了當地,他才坦承自己已經交了女朋友,

當下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最後還是努力撐過了痛苦的一周,才飛回台北。


Q:同婚通過後,對你有什麼想法上的改變嗎?

如果是指對於關係的想像,

坦白說沒有耶,自己沒有想要結婚 XD 

但如果是從社會運動的角度,

的確有更多機會去談同志的議題,感覺也是打開了一扇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