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愛滋防疫與資金】120720 中國網:美提出實現無愛滋病後代的7個基本步驟/無國界醫生組織:捐助組織採取的態度與抗撃愛滋病疫情背道而馳
2012-07-22
【美國/軍中同志權】120720 聯合晚報:同志遊行可穿軍服 但僅限一次/新華網:美軍事基地首次舉辦同性婚禮 新人為兩男性士兵
2012-07-22

【中國/專家看愛滋預防】120721 京華時報:藥物應是預防愛滋的最後防線

2012-07-21 中國京華時報

日前,一則愛滋病可以吃藥預防的消息引發社會高度關注。消息稱,當地時間7月16日,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批准使用特魯瓦達(Truvada) (SongYY說明:台譯名為舒發泰),該藥是全球首個愛滋病預防藥。據稱,按醫囑定量服用該藥后,感染愛滋病病毒機會可下降42%。有制藥商甚至聲稱“已經能夠看到愛滋病的終結”。
特魯瓦達能否成為愛滋病的“終結者”?是否可取代基本的預防愛滋病手段?我國有無可能批准使用預防愛滋病類藥物?
昨天,本報對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愛滋病首席專家邵一鳴。

  談藥品效果
  “使用藥物最主要的目的是治療,藥物預防只是眾多手段中的一種。抗擊愛滋病任何一種單一的措施都不是萬能的,必須通過綜合預防和治療措施。”

京華時報:全球首個愛滋病預防藥是什麼概念?是第一個成功研制的,還是說有很多成功研制的,但這是第一個被國家官方批准的?
邵一鳴:其實這個藥是兩種治療用藥的合劑。藥品用於治療是早就有的,用於預防是新批准的。一般來說藥物都是得了病以后去治療,用治療的藥物去預防並不常見。按照以往的病例,比如瘧疾,人要是到了瘧疾的流行區去工作、旅行,可以吃點治療瘧疾的藥,用於預防。但這是短時間的,離開這一區域就不用吃了。長期使用一種藥物預防傳染病的比較少。這可以說是特定的治療藥物用於預防的特殊例子。

  京華時報:原來為什麼沒有用於預防?
邵一鳴:從理論上來講,大家都知道治療性的藥物可能有預防的作用。但是需要大規模的臨床試驗來驗証。現在使用這種藥物試驗結果已經出來了。通過嚴格的科學研究証實了預防效果。所以美國FDA首次批准了一個合劑用於沒有感染HIV的健康人。

  京華時報:制藥商說已經能夠看到愛滋病的終結,如何評價這種觀點?
邵一鳴:愛滋病發現已經30多年了,蔓延全球各個角落,使用藥物最主要的目的是治療,藥物預防隻能說是眾多手段中的一種。過去30多年總結的最主要的經驗是,抗擊愛滋病任何一種單一的措施都不是萬能的,必須通過綜合預防和治療措施。現在可能預防效果能達到四成、五成,即便達到六成、乃至七成,距離愛滋病完全控制還是有很大差距。因此這種說法是過於樂觀和過於幼稚的。希望不是出於商業考慮。

  談藥品使用
  “關鍵是高危人群能否按時按量長期堅持服藥。不好好服藥不但預防效果會大打折扣,一旦被HIV感染后還很容易產生抗藥的病毒。”

京華時報:這種藥對人體有沒有副作用?在社會層面來說有何影響?
邵一鳴:中國老話說的是藥三分毒,用藥治病是可承擔的風險,但將藥給健康人用於防病,藥監部門需要更長時間仔細權衡藥物毒副作用與防病作用之間的利弊。由於預防愛滋病太難,所以批准用藥預防,兩害相權取其輕。這也是你先前問的原來為什麼沒用於預防的另一個原因。還有一個重要問題是,這種預防效果是短期的還是長期的?嚴格監督的臨床試驗有效,在大規模公共衛生模式下是否也有效?這有待於在未來防治工作中檢驗。關鍵是高危人群能否按時按量長期堅持服藥。不好好服藥不但預防效果會大打折扣,一旦被HIV感染后還很容易產生抗藥的病毒。

  京華時報:這意味著什麼?
邵一鳴:尤其是某些高危行為人群,比如吸毒人群,對毒品高度依賴的人,工作、家庭等等對他們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更何況服藥?如果這類人群沒有按要求按時按頓服藥,有時候吃,有時候不吃,一旦感染很容易出現耐藥病毒的情況,大大增加自己和傳播給其他人的治療難度。

  京華時報:針對服用了這種藥,但沒有按要求服用而感染愛滋病的,有治療方案嗎?
邵一鳴:他就不應該再服用這種藥,而要立即改換適當的三聯合劑來治療愛滋病。但他的治療成本將大大增加,治療的效果也將大打折扣。

  談防治手段
  “在用藥同時,也希望能帶動高危人群對生命的關注,改變行為方式。使用藥物預防實際上是預防的最後一道防線,是不得已的方式。”

京華時報:我國在預防愛滋病藥物方面的研究情況是怎樣的?
邵一鳴:這種藥我們國家還沒有。但是相關的研究是有的。我國“十一五”重大專項安排了暴露前預防用藥的研究,由重慶、廣西和新疆三所醫科大學用藥物預防愛滋病的可行性研究,目前正在啟動“十二五”將全面應用於愛滋病的預防的研究。

  京華時報:您對國家層面批准使用預防愛滋病類藥物怎麼看?如果中國引進這種藥物您怎麼看?
邵一鳴:正因為剛才提到,抗擊愛滋病任何一種單一的措施都不是萬能的。因此多一個措施總比少一個措施好。但是從一個國家的戰略角度講,我個人也不建議採用單一的藥物預防的方式抗擊愛滋病。我們國家不僅有愛滋病患者,還是肝炎大國,還有很多其他的疾病也需要國家預防和治療,不能為單獨一個病種使用無限多的資源。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應該建立綜合預防體系。

  京華時報:您提到資源,目前我國愛滋病防治方面資源情況如何?
邵一鳴:我們常說愛滋病預防和治療,目前全球包括我們國家僅僅在治療方面,僅僅在一部分患者而非全部患者得到治療的情況下,僅藥品和相關檢測的資源的使用已經佔據社會預防愛滋病資源的三分之二以上。要知道,預防也是非常重要的啊。所以我們必須強調,綜合措施防治愛滋病。如果國家層面主推藥物預防,一方面我們在擴大治療人群,另一方面沒有感染的人也要用藥物預防,現有防治愛滋病的經費的全部再增加五倍都不夠,這會使我們陷入完全不可持續的防治境地。此外,剛才提到耐藥性問題,如果單純依靠藥物預防,這些人群必須定期做檢查,看看到底預防有沒有成功,不成功趕快換藥。這也將產生巨大的操作成本。

  京華時報:您說的綜合預防措施具體指什麼?
邵一鳴:當然藥物預防算一種,同時還有更便宜也更有效的基本的預防手段。比如改變高危行為、使用安全套、吸毒人員一時戒不了要注意安全注射等。但正是因為這些更便宜、更有效的方式不被採用,所以人們才研制了這樣的藥物。反過來在使用藥物的時候,也希望能夠帶動高危人群對生命的關注,改變行為方式。使用藥物預防實際上是預防的最後一道防線,是不得已的方式。

  人物
邵一鳴:現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愛滋病首席專家,性病愛滋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與免疫研究室主任,中國愛滋病疫苗聯盟(CAVI)發起人之一。獲中國預防醫科院博士學位。曾留學法德兩國,1989年任世界衛生組織總部全球愛滋病規劃顧問,1990年回國,參加愛滋病防治和科研工作至今。曾任衛生部愛滋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國家參比實驗室主任。

  關鍵詞
特魯瓦達(Truvada):是一種抗反轉錄病毒藥,主要成分為恩去他濱和提諾福韋,主要用於治療愛滋病病毒感染。自2010年開始,有報告認為特魯瓦達可作為男性預防愛滋病病毒感染的藥物,而被一些倡導組織提議作為愛滋病疫苗的替代品。2012年5月10日,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聯邦顧問小組對是否批准特魯瓦達面世召開研討會,投票最終結果在6月15日公布。7月16日,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批准使用特魯瓦達作為預防感染愛滋病病毒的藥物。

新聞出處:http://epaper.jinghua.cn/html/2012-07/21/content_889402.htm

127221210123521延伸閱讀
120718 聯合報:美首度核准預防愛滋用藥/預防愛滋1年藥費40萬 我健保可能不給付/附公視新聞影音報導
https://www.songyy.org.tw/action_3.asp?ACTID=ACT12719233420753&myarea=2&page=1

更多愛滋新聞連結
性愛‧情慾討論區,歡迎加入討論連結
安全的性知識連結
同志資源連結
爽歪歪Facebook臉書社團連結

Facebook 留言